关于杨救贫的传说

时间:2014/10/9 22:23:22   作者:12生肖运程网   来源:12ycw原创制作   阅读:879   评论:0

关于杨救贫的传说  

他在朝中任职时代,与琼林御库的司库总管相处甚善,便给他供给了进库阅读甚至借出库内藏书的方便,从而使他获得潜心披阅中国勘舆学开山祖师青乌子的《葬经》、郭璞的《锦囊经》、陶侃的《捉脉赋》、一行和尚的《界水说》、司马梵衲的《水法》和丘延翰的《八字》、《天机》等一大批名贵古籍的机会,使他的勘舆理论大有长进。但在他决定弃官而去的前夕,他根本没有萌生私自吞没这些借回家的典籍书的念头,而是当着司库总管的面,一一清点、如数了债。对杨救贫趁着兵荒马乱、逃离长安一事,历来流传着说他在纷乱中,应用曾在皇宫的琼林御库供职之便监守自盗,将库中珍藏有关风水地舆方面的经典秘籍带到民间,这种说法与杨筠松的为人处世之道格格不入,不无耳食之言之嫌。他为人素来光明磊落、坦坦荡荡的性格,是以,他才能平心静气,心安理得地回到民间,去做他愿意做的事。在这一点就连《四库全书》子部七中,总纂官纪昀、陆锡熊、孙士毅和总校官隆费墀等四人于乾隆四十六年十月奏呈给乾隆的 “提纲”中,也为杨筠松辨诬,“广明中,遇黄巢犯阙,窃禁中至函秘术以逃,后往来于处世。无稽之谈,盖不足信也”。


  唐朝晚期,统治阶级奢侈日甚,朝政腐烂、赋税苛重、民不聊生。农民起义领袖黄巢揭竿而起,四方响应。从者如云,义旗指处,所向披靡。唐广明元年(公元八八○年)十二月初五,起义大军占领潼关、霸占长安。唐僖宗李俨在“百官皆莫知之”(《资治通鉴》卷二五四)的紧急情况下,携带三个妃嫔、四个亲王,仅有五百名神策“军”护驾,仓皇逃出长安,“奔驰不分日夜”(同前)地逃往西川。这时,出身清贫,为官廉洁的杨筠松,目睹李唐王朝的腐烂,早已心存芥蒂。他恬澹名利、不恋权位,趁机弃官为民,与知友赣州人濮则魏一路离京南下,走到湖北武昌时,碰到鄂州刺史廖銮,由其引导来到当时的虔州。远离长安,回归民间,以他平素悉心研究的勘舆术,浪迹各地,为世人勘察,择定吉穴佳壤,营造祖先坟墓。在古代实属难能宝贵。

  杨筠松在赣南的兴国、于都和宁都一带广招门徒,开展讲学活动,授以青鸟术。杨仙岭还有杨筠松昔时设坛讲学遗址。杨仙岭有许多学生是堪舆绅士。他的高徒有曾文迪,刘江东、廖禹、赖布衣、刘谦等。还有明十三陵勘测营造者廖均卿、上海古城营造者李国纪、为福建永定著名园形土楼——承启楼选址设计者陶张都是他在赣南的学生,深得杨筠松真传。 

  杨筠松平素自奉节俭,布衣芒鞋,深入民间。他怜贫恤苦、多方周济、竭尽全力,以他的风水地舆之术,赞助穷苦庶民,在民间有口皆碑,称之为“救贫师长教师”。从此,“救贫”二字的名声大振,不胫而走,而他的本名在广大庶民中,反倒知之者不多了。在勘舆学的基本理论方面,杨救贫力主随机应变,因形择穴,观察龙脉,分析地势、方位,从而选定阴阳二宅的最佳穴址。他的学说经由成长、完善的过程,逐渐演变、形成风水地舆的“形法理论”,也称“形势派”或“峦体派”。他著有《撼龙经》、《疑龙经》(上中下篇)、《疑龙十问》、《卫龙篇(附)、《变星篇》、《葬法倒杖》、《二十四砂葬法》、《青囊奥语》、《天玉经》和《天玉经外编》等勘舆学理论著作问世,并被悉数收入《四库全书》、流传于世,给后人留下来一批宝贵的财富,后世勘舆界尊称他为“形势派”或“江西派”、亦称“赣派”的风水地舆祖师,以有别于“福建派”,亦称“闽派”的“理气之法”。

  杨救贫久住于都、兴国等地,遍游赣南的名山大川、踏勘、择定了难以数计的吉穴佳壤。于都县宽田乡杨公村的管氏宗祠(继述堂)的祠址,相传就是他择址、定向的。有一个脍炙人口、广为流传的传说,就是论述管氏族人说他到芒筒坝去勘定兴建祠堂的祠址过程中,发生的连续串阴错阳差的故事。经由过程这些故事,可以看出杨救贫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当他因为衣着随便,受到萧条,心坎也难免极为不快,而当他意识到因为自己的意气用事,因而给对方造成无不挽回的伤害,又认为深深的忸怩、不安。

  唐天佑三年(公元九○七年),相传杨救贫为赣州的一个官吏勘踏祖坟吉穴,酒后失言,遭到猜忌,用阴阳壶盛青酒,使他慢性中毒,在买舟东上返回于都的途中,毒性发生发火,死在舟中,时船已到于都宽田的药口(亦名乐口)。《于都县志》(清同治版)载:“卒于赣,葬于中乐口”(于中乐口的于,繁体为“雩”,有古籍误“雩”为“云”,便成“云中乐口”,即今山西大同)。 距杨公村管氏宗祠仅二华里许。

  杨筠松卒于杨仙岭,由其高徒扶柩舟运人于都,葬于药口其生前卜定的泉台。杨筠松安葬地地方叫杨公坝,原名“芒筒坝,为纪念这位救贫师长教师而改名为杨公坝,地处于都县宽田乡境内,紧靠梅江河畔,距县城45公里。明万历七年县令叶弄璋在此竖碑纪念曰“唐国师杨公之位。”清段道轩、吴肇龙立碑曰“皇封金紫光禄大夫杨筠松之神位。”至今古碑犹存。

  时逾千年,梅江改道,杨救贫墓早已游入河底的弗成知处,迹弗成寻。明万历七年(公元一五七九年),太守叶弄璋曾在梅江西岸,江水从河头村急转直泻寒信峡的山嘴处,正对着杨救贫墓址,立了一块红石日照碑,以资纪念。四百多年后的今天,这块碑上镌刻的“唐国师杨公”字样,仍清晰可辨(此碑现为于都县博物馆收藏,而在原处因为都县国民政府另立了一块石碑)。

  师傅有父母之恩,徒尊师长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。门徒们每年扫墓,维修杨仙岭修炼故址。漫长岁月中,故址几经毁损又几经修复。到清同治壬成年(1862年),杨仙岭鸡公石下仍有无人看管的杨仙坛一间。后经历战乱炼坛遭到破坏,群众自动集资重建,建新万寿宫,扩展建筑面积,招聘一名斋公关照。文革中人去庙倾,林毁山空。至此,只余下天造奇岩、粼粼石峰。那座名为“继述堂”的管氏宗祠,现在依然矗立在梅江东岸的芒筒坝,后工资了纪念风水地舆大师杨救贫,改芒筒坝为杨公坝,至今仍称杨公村。当地群众咸简称之为“杨公”,这一称谓,显然含有纪念前贤的深意在焉。

  岁月易逝,青山永存。若干个世纪以前了,关于杨救贫这位有着浓厚传奇色彩的前人的传说,至今仍在民间广为流传。茶余饭后、炎夏纳凉,严冬围炉之时,人们津津乐道,兴味盎然。我信任,这些传说将会永远、永远地流传下去。改革开放后,镇政府正以杨仙杨仙岭为旅游景点开始计划沙河镇的旅游业,让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先师遗迹重放异彩。

  

  在民间口口相传的相当一部分传说中,人们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,给一个平易近民,可亲可敬、一心为贫苦庶民排忧解难的杨救贫,涂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,尊称他为“仙师”、“仙人”。如有的传说,把他说成可以作法,呼唤雷霆,击葬一个作恶多端的凶儒;又如有的传说,说他口中念念有词、诅咒一个恶人,后来果如其咒,恶人烂背、盲眼……正因如斯,就把人们导入了一个误区。一提起杨救贫公和风水地舆,便与封建迷信联系在一路。殊不知在他的理论与实践中,往往有不少含有从实际出发,相符辩证唯物和科学的成分,不加分析地一概斥之为唯心、迷信是不公正的。

  

  一、预知晴雨

  这一年世界大旱,天天天空都是湛兰湛兰的,连一丝云彩都没有,太阳毒毒地烧烤着大地,地头山坡的野草晒得枯黄,田里的土干裂得一块一块,禾苗耷拉着脑袋,眼看就要颗粒无收。农民天天昂首望着天,期盼天天老爷老善心,下一瓢泼大雨,拯救万物生灵,他们用民间各类办法祭天求雨,请苍天不要殃及子民。有人堆集干柴,焚烧燃烧,祈祷管水之神河伯见火赐雨救之。有人在雷神庙前焚香跪拜,求雷神爷催云助雨,对于旱灾之神。然则这些都不灵验。

  这一天,杨筠松家又聚集了一伙满脸愁容的农民,七嘴八舌,怨天忧人。

 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“要下雨啦”的叫嚷。

  这声音虽然稚嫩,却像炸天巨雷,引起人人一阵纷扰。

  人人循名誉去,喊叫的原来是杨筠松,这一年他才七岁。人人一看是黄毛小子在胡言乱语,十分恼怒。

  “要下雨了!”杨筠松嘴里还在念叨,并做手舞足蹈状。

  人人急速起身,向杨筠松围扰以前,急速问:“你怎么常识要下雨?”

  杨筠松指了指院子中心一株不著名的树。人人这才看清楚,树上正绽放着一朵鲜花。杨筠松说:“这花忽然开了,一定要下雨。”

  话刚说完,忽然天上乌云翻腾,雷电鸿文,一场滂沱大雨即刻下来,人人立时喜笑颜开,都说杨筠松是“圣旨口”。

  杨筠松何以言之凿凿,断定将有大雨光降呢?话还得从紫金马鞭说起。

  当杨筠松还在娘肚子里的时刻,他的父亲就死了,母亲还怀着他改嫁不久,便生下了他。有传说讲,当他出生刚离开母体时,小手中紧紧抓着一段脐带,民间俗称为“柴金马鞭”。

  脐带乃连接胎儿和胎盘之血管,又腥又臭,民间总认为是不洁之物。接生婆轻轻挪开杨筠松小手,拿下脐带,取来一把干稻草点燃,将脐带丢入,一齐化为灰烬,然后将之倒入尿桶,泼在屋后的菜地上。

  谁知过了几天,菜地里竟长出一株不著名的小树,且越来越大。更怪的是树止有一朵鲜花,一年四时,常开不败。杨筠松天天都要围着这株奇异的树玩耍。

  久而久之,杨筠松例对这朵鲜花有了更深入的懂得。他发明凡是花瓣绽放,是日便要下雨。花开得越盛雨越大,小开则有细雨,若花瓣紧闭,当天则是万里无云,烈日当空。杨筠松将之称为“晴雨花”,凭花开花合来预知气象。

  小小年纪的杨筠松能预知晴雨的消息不迳而走,十里八乡都知晓,还真有不少人上门求问,每次预告都极为准确,涓滴都没出缺点。

  一日,杨筠松与邻居小孩外出玩耍游玩,意忘了给家中黄牛喂草。等他记起该回家喂牛时,黄牛饥饿不堪,已摆脱缰绳,将菜地的蔬菜吃个精光,就连那棵能预知气象的小树也连叶带根吃得不见踪影。杨筠松见状号淘大哭,死命鞭打黄牛,但无济于事。此后,杨筠松虽成为风水地舆祖师,但却再也不能预知气象的变更了。

  

  二、杨仙岭的来历

  赣州市沙河镇东北部贡江边上有卒山岭,山势险峻,怪石嶙峋 。

  相传良久以前,山中藏一妖精,常日四出恐吓乡民,并堵水绝源,造成周围一带年年旱灾,庶民无法谋生,只得背井离乡。唯有刘氏一家,祖孙二人,一老一幼,加之家境贫寒,无法外。于是一面设案焚香,一面持续辛苦奋动,以求生计。

  一天,救贫仙人杨筠松路经山下,见一老一小正焚香跪拜,便问:“为何此处一片荒野,而独你俩在此燃烛焚香?”白叟答道:“因山上妖精作孽,乃至民不聊生,众乡亲只得离乡背井。我因家贫年迈,孙儿年幼,无法外迁,只好诉神灵保佑,艰苦耕种,以求生计。”杨仙听后,对白叟际遇深感同情,对作恶妖孽十分生气,遂举起赶山鞭朝山劈去,一声巨响,山石四处飞落。碎石四迸,有一块落在罗坑村罗坑溪之北,变成一座黄土山,气势昂扬,像一只黄斑猛虎,高仰着头,竖起一要铁鞭似的尾巴,怒视前方,摆出一付迎接恶斗的架势。在溪对面,隔着几垅农田的李屋背后,也落下一块巨石,变成一座黑色的山,像一条从吊钟山黑糊糊的森林里闯出的青色蛟龙,它正眼鼓鼓地瞪着对面的黄斑虎。天黑,龙吟虎啸,声震山谷,听此巨响,只见黄尘滚滚白浪滔天,龙虎正在鏖战。直到鸡啼三声,晨曦初露,村中才恢复宁静。黄虎、青龙的尸首化作两座山,永远地躺在那里。杨筠松鞭劈山岭留下一条长长的鞭痕,后来成为一条常年流淌不息之小溪,浇灌周围良田,从此,再也不见妖精猖獗作恶了。

  杨仙临别,赠予刘白叟薯种一只。刘老栽之,长势旺盛。到秋收时节,红薯不仅产量很高,而且鲜嫩肥胖,香甜可口。这一喜讯很快传开,众乡民纷纷返里。从此,乡民辛苦奋动,努力垦植,安居乐业。

  庶民为了感激救贫仙人,自愿募捐于山顶建杨仙祠,祠内安置杨仙之泥像。夙夜迟早俸祈祀,香火鼎盛。从此,这山便称为杨仙岭,一向沿用至今。

  

  三、十八滩的传说

  在赣江上游近300公里的江中,原兀立着18座巨石。那里水流湍急,旋涡密布。来往船只经由此处,都得非分特别小心,稍不留心,就会船翻人亡。这就是有名的赣江十八滩。

  传说,赣江原是江道通行并没有这十八滩,唐朝末年有位姓杨名筠松,人称救贫仙人的堪舆家,精晓地舆之术,手中有一根赶山鞭,有移山填川之功。杨救贫因避唐末之乱,路经虔州称王,知杨救贫深通地舆之术,请求杨看看虔州的风水若何,是否可筑皇城而称王。杨救贫受托踏看地舆。见虔州三面环水,就像一只硕大的金龟,城廓四周的10条山脉由远处起伏而来,好像10条青蛇,远了望 去,如同“十蛇聚龟”,是块极佳的风水宝地。然而,美中不足的是,章、贡二水在虔州城北合流为赣江,滔滔江水直朝北奔流,江面太宽,水流以太大,风水都被这洪水给带走了。卢光稠称王心切,一面令人筑皇城,一面托杨救贫作法赤地千里水。

  杨救贫受托,带着赶山鞭促出发,赶往赣江下流。至那里后,他精心采选了18块像小山一样的巨石,然后作起法来。刹那间,18块巨石都成了18只活蹦乱跳的花猪仔。杨救贫挥动赶山鞭,18只花猪崽前前后后沿赣江往虔洲偏向奔跑。

  赶呀,赶!杨救贫经由往返奔走,已认为周身疲乏。正好经由一段松软的沙滩,心想,反正离虔州不远,不如在此歇歇再走。于是,他便躺下歇息。不虞这一躺,便不知不觉朦朦胧胧地睡着了。

  正好观音菩萨路过,远远看见一群猪仔往赣江上游奔跑,认为奇怪,留心一看,原来是一些石头。心想:“谁将这些石头赶来?”于是便扮一村妇在河畔洗衣,看看是谁作法赶石。

  再说杨救贫一觉醒来,见猪仔已跑得无影无踪了,于是沿江追一外,见一村妇专一在河畔划子坞衣,问:“大嫂,你可见一伙猪仔从此跑过?”村妇站起来,高低打量了一下杨救贫,答道:“不曾看见有什么猪仔经由,倒看见上游有好些石头!”他听后,知这村妇并异常人,赶山这事已败露,回身便走。那18只在江边蹦跳奔跑的猪仔被观音菩萨点破,变成18块巨石滚入江中。从此今后,赣江在赣州至万安一段就有了这十八险滩。

  

  四、杨筠松与鸡公石

  在杨仙岭西南麓、海拔412米主峰和石船峰之间 有块巨石,高约7米,宽5米,状若举头啼鸣的公鸡。据说,明末清初,山下居民稀少,山上林木苍郁,藤缠葛绕,樵夫莫能人。凌晨及午时?为商量竟,村民遂斩荆穿林,越麓登颠,始发明此石化成公鸡在啼叫,故称其石为鸡公石。

  杨筠松从京城长安来到赣州,隐居于此。他登崆峒,览胜境,了望赣州城池地形如巨龟,故留下了“南门头,东门口,龟角尾”的民谚。 

标签:中国 传说 长安 风水 经典 
相关评论
联系我们 - 服务报价 - 关于我们 - 留言本 - 网站地图